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记忆中的老黄牛

2021-11-10 11:15    来源:炼铁厂    作者:潘志阳

       小时候,坐着推车,拉着牛尾,爷爷手中的鞭子轻轻挥舞,在老牛缓缓前进的步伐中,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   小时候,手中的缰绳连接着鼻环和牛角,拉着它在地里前行,爷爷在后边扶着犁,破开的土地里播撒着无尽的欢乐。

       小时候,看着大树下躺卧的牛,坐在车辕上的我,拿着馒头喝着水,看着爷爷给牛理顺毛发,晃晃腿,尽享童年的天真与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小时候,走在小路上,坚实的臂膀抱着我,轻轻地放在宽广的牛背上,抓着爷爷粗糙皲裂的手掌,无比的安心和舒坦。

       小时候,麦田里,堆得高高麦垛的推车,在老牛的拉动下缓缓移动,爷爷将我拉上垛顶,盘着腿让我坐着,紧紧地抱着,看着垛旁缓缓移动的树梢,小小的怀抱给了我无比宽广的依靠。

       小时候,大门口,闲暇的时光,上马石变成了拴牛桩,爷爷会点上一堆小火,盖上青草,浓浓的烟火熏着黄牛身上的蝇虻,让辛苦的它享受这难得的清闲。轻轻地抚摸,眼里满是关怀,坐在石墩上的我有些懵懂,却又感觉到一种温暖。

       曾以为,只要不想长大就可以留住整个童年;曾以为,伸出手就能抓出时间;曾以为,张开怀抱就能拥抱整个青春。可年岁的增长告别了童年的记忆,伸出手可以慢慢感受着时间从指间流过,张开的怀抱,扬了扬手,告别了想要留住的青春。

       现在,发动机下翻开的土地再也找不到曾经的牛蹄印,曾经的车辕上也已坐不下现在的我,家里现在的黄牛也很难让我靠近,牛车上的麦垛早已成为了地里的养分,曾经门前的那团烟与火也早已消失了好久。

       门前的牛依旧在,只不过早已不是当年的那几头;门前的石墩依旧在,只不过坐着的只有我一人;房间的桌上多了一张照片,还有六年前梦里爷爷的那句,“我还在,我很好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   记忆中的老黄牛,还有那渐渐模糊的背影,那拼命想留住的天真,一直在我的脑海的最深处,从未离开!
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  • 用户名:
    密 码:
    友情链接:
    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    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86 党群工作部:0913-5182074 品牌营销部:0913-5182135
      
   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  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