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国色牡丹

2021-06-02 14:49    来源:炼铁厂    作者:任锦涛

      “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”谈及牡丹花,你会想到什么?我会想到她雍容高贵的气质,会想到她红里透粉,粉中带白的明媚,也会想到她是繁荣昌盛的象征。牡丹的美是大气从容,抚慰众生的,不似莲花的清雅,也不似兰花的羞怯,这是独一无二的国色,这更是不可复刻的美丽。

       不与百花争报春,春深时节始登陆。不似桃花、梨花、樱花那般早早便在初春时节绽放花身,牡丹一般要待到春满大地,渐有夏意时才会展露她那绝美的身姿。牡丹常开于五月,牡丹花开,层层叠叠,簇簇绿叶也遮掩不住她饱满娇艳的花朵,在绿叶之上,是难以言状的瑰丽。

       人们常说:“绿叶配红花。”但看遍万千鲜花,我仍感只有牡丹能称得上这句“绿叶配红花”。在牡丹面前,不仅绿叶要沦为陪衬,一般的花朵也只能黯然失色,也让我在牡丹身上看到了一种霸道之美。这种霸道之美更是一种自信之美,颇有“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;他横由他横,明月照大江”的无畏与大气。因为对自己的美有着绝对的自信,所以才不怕错过百花争春的时节。这也说明牡丹之美来源于她自身,而非季节等外物的加持。

       人们常见的牡丹往往是红牡丹或粉牡丹,但牡丹的色彩之美绝对不止于此。有黄牡丹被称姚黄,灿烂明媚;有粉牡丹被称赵粉,淡雅清丽;有红牡丹被称状元红,喜庆祥和;有白牡丹被称白玉,至纯至真。世人爱牡丹,但也有人说牡丹过于艳丽,认为牡丹俗,爱牡丹的人也俗。于我所见,世人盛爱牡丹,不仅爱她雍容艳丽的姿态,更爱她所承载的吉祥与希望。牡丹盛,往往盛在太平盛世里。

       有诗人曾言,“自李唐以来,世人盛爱牡丹。”大唐盛世,国富民丰,威加海内。在这样一个盛世里,人们需要寻找一种载体,一种可以表现大唐之美丽的载体。梅花过傲,兰花过雅,菊花过洁,唯有牡丹,既能承载起富贵之家的大气,也能满足平凡之家的美好希冀。牡丹之美,美在能与众人共赏,爱富贵者可选状元红,爱清雅者可选赵粉白玉。万千牡丹,总有一款能够成你所好。今天的我们也身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里,如果你要我选一种花来装饰这个盛世,我还是会选择牡丹,这朵曾经被先祖们无数次选择过的牡丹。

      “天香夜染衣,国色朝酣酒。”唯有牡丹当得起“国色天香”这四字美誉。她美在仅此一份的自信大雅,她美在万千纷繁的姿色,她美在沁人心脾的幽香。她的美,与世共享;她的美,雅俗可赏。牡丹花开,盛世已来。一阵风来,游人心动。天地无声音,满园无颜色。唯有牡丹花,雍容且炙热!

上一篇: 游司马迁祠
下一篇:致敬劳模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  • 用户名:
    密 码:
    友情链接:
    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    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86 党群工作部:0913-5182074 品牌营销部:0913-5182109
      
   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  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